电视专题片《国家监察》第二集 《全面监督》(4)

来源:中新网 编辑:李 丹2020-01-14 08:12:50
浏览

  【解说词】查办案件只是纪委监委工作的一种形式,各级纪委监委积极探索,综合运用平时观察、谈心谈话、检查抽查、列席民主生活会、受理信访举报、督促巡视巡察整改、提出纪检监察建议等形式,把日常监督实实在在做起来、做到位。

  【现场纪实】

  A:看他所用的人条件符不符合,程序是不是符合。

  B:背后是什么问题,巡视组也是打了一个大大的问号。

  C:选几个突出的问题深入查一查。

  【解说词】这是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第四监督检查室的一次集体研判会。这样的会议已经成为中央纪委国家监委11个监督检查室的常态化工作。这种问题排查机制,是将日常监督做细做实的一个重要抓手,对发现的问题及时汇总梳理、集体研判,该谈话函询的谈话函询,该排除的予以排除,做到及时规范处置。

  王鹏(时任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第四监督检查室副主任):我们加强日常监督,注重提高谈话函询的质量,这是我们日常一项重点工作,我们本着严管厚爱、激励和约束并重这种要求,抓早、抓小,对于一些问题和疑点,我们会进行进一步地核实,来印证谈话、函询的对象。让我们有错、有问题的同志真正能够认错、悔错、改错,对于没有问题的同志我们给予澄清,使他们可以放下包袱。

  【解说词】为了加强日常监督,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各监督检查室与对口联系的地区、部门和单位建立了常态化的信息沟通和协调配合工作机制。第四监督检查室对口监督多家央企,派驻各央企的纪检监察组必须每月上报工作动态,第四监督检查室也经常前往监督单位,通过实地调研、督导检查、参加民主生活会等工作,深入了解掌握监督单位政治生态状况,为监督工作提供扎实支撑。

  【解说词】国家监察体制改革之后,全国监察对象增加了200%以上,而纪检监察机关工作人员只增加了10%。面对这样的形势任务,必须准确把握“全覆盖”与“抓重点”的关系,创新监督方式,管住“关键少数”,引领“绝大多数”。

  白向群(内蒙古自治区人民政府原副主席):成了一把手,就在那个时候自己的思想有了波动,犯罪源头的思想苗头已经出来了。那么我要走一条既要能当官,又要能够发财的所谓中间之路。

  【解说词】白向群,内蒙古自治区人民政府原副主席,2018年4月24日被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立案审查调查,2018年10月被予以开除党籍、开除公职处分,移送司法机关。

  【庭审纪实】

  【解说词】2019年1月31日,法院一审开庭,检察机关起诉白向群涉嫌贪污、受贿、内幕交易等多项罪名,违法所得超过1亿元。白向群当庭表示认罪、悔罪。回首贪腐1亿元的起点,他收受的第一笔贿赂,正是第一次当上“一把手”之后。

  白向群:当时是自治区团委书记。盖办公楼,这个老板找到我,也不错关系,就说是想干这个活儿,日后要给我钱,自己也是经受不起这个诱惑,这样就走出了犯罪的第一步。

  【解说词】这第一笔贿赂就高达105万元,白向群首次体会到了靠权力来钱原来那么容易。起初他还有些提心吊胆,随着这样的事情越来越多,也就渐渐麻木了。此后,他又陆续升任乌海市委书记、锡林郭勒盟盟委书记,权力越来越大,对金钱的胃口也越来越大。

  【解说词】乌海市被形象地称为“乌金之海”,境内有丰富的优质焦煤和其他多种矿产资源。2003年到2011年,白向群在乌海市担任市长、市委书记期间,用这片“乌金之海”的资源,为自己换取了大量“黑金”。

  陈正云(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第九监督检查室副主任):他在乌海任职期间,大肆插手煤炭资源配置,通过审批煤炭资源、矿产资源开发、房地产开发来捞钱。在本案中涉案的37个老板当中,有20个老板都涉及到资源配置。他为一个内蒙古上市公司的实际控制人杜某某进行煤炭资源配置,就收取了一个价值1600多万的北京房产一套。为广东一个老板进行煤炭资源配置,收受500万用于在北京买一个别墅。

  【解说词】案发时,查获白向群在呼和浩特市、北京市、海南省等地实际控制房产十多套,其中不少面积巨大、装修豪华。这一套套房产,都是他做“一把手”期间,或直接收受、或用违法所得置办,或和老板之间以小换大、以旧换新等方式变相受贿得来的。

  白向群:在一个地区特别是当了主官,手中有两个权力,对干部来讲,他主要看你干部的任免权,对老板来讲是资源的配置权、土地的开发权。

  【解说词】白向群还买官卖官,收受30多名干部数百万元的钱财。他的贪腐行为,给所在地区的市场环境和政治生态都带来了极其恶劣的影响。

  陈正云:一把手搞贪污腐化,肯定对一个地方的官场、商场、社会风气危害甚巨,破坏了市场正常的公平竞争这样的秩序,形成了觉得不送办不成事儿,不送拿不到项目,正确的导向也树立不起来,一些官员干部,看碟下菜,投其所好,可能就形成了劣币驱逐良币这样的现象。

  【解说词】白向群爱喝酒是出了名的,不少老板也就投其所好,以高档名酒相送,白向群也来者不拒。曾经有一名老板一次就送给他30箱茅台。除了收礼,白向群还用公款买酒,落马时从他家里查扣的酒就有1000多瓶,几乎都是贵重的名酒。

  陈正云:四次动用公款六百余万,购买各种高档的白酒、红酒。特别是2010年5月份作为参加内蒙古自治区政府代表团到上海参加世博会,看中了世博会里面一种纪念酒,叫做“和平时代 醉美中华”系列茅台酒,就让(下属)动用政府资金九十余万,购买了一个系列一共81瓶。

  【解说词】白向群曾经说过一句话:要趁在位的时候把退休后喝的酒都准备好。对他来说,权力的滋味曾经如同美酒,让他沉醉其中,而现在,到了酒醒的时候。

  白向群:自己愿意喝酒,也愿意喝好酒。现在来想很可悲,收了这么多的钱,换来的结果呢?一间牢房一张床,收了那么多的酒想着天天喝,一天三顿牢饭,一回想起这些,自己可以说是痛不欲生。

  【解说词】白向群出生在一个普通蒙古族家庭,父母长年在草原上从事传染病防治工作,在当地很受百姓尊重,给他起名叫向群,寓意是希望他永远心向人民群众。然而,当白向群拥有权力之后,却忘记了父母的厚望,把权力当作了追求自我享受的筹码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