闲置8年郑州火车站电梯恢复运行 记者调查曾被踢皮球

来源:中新网 编辑:李 丹2020-01-12 07:32:03
浏览

  白岩松:2020年元旦到来之前,我就不断地看到网友和媒体给我捎信儿说,上个月《新闻周刊》关注的郑州火车站西广场地下人行通道八年未运行的电梯,终于在12月30日正式运行了。听到这消息当然高兴,但是,在上一期的《新闻周刊》中,我们并没有关注这条新闻,原因是:我和我的同事都觉得,等它稳定地运行超过十天再鼓掌也不迟,那今天我们当然为郑州有关方面让这四部电梯运行,让旅客少走六十八节台阶而点赞。

  但与此同时也引发了我们的一个思考:本周五,一年一度中国春运拉开了帷幕。每年的春运我们都在关注高铁、普通火车、飞机、轮船、公路等春运“大动脉”的服务状况,但是像火车站电梯这种“毛细血管”的服务状况,是否跟得上呢?受此启发,《新闻周刊》本周视点就来关注,如何让春运的“粗细血管”都畅通?

  郑州火车西站停运八年的电梯恢复运转!

闲置8年郑州火车站电梯恢复运行 记者调查曾被踢皮球

  本周五,春运第一天,记者再次走访了郑州火车站西广场地下通道。停运八年的四部电梯已经全部恢复运转。相较半个多月前布满灰尘、污渍,多处破损的电梯经过维修,焕然一新。人行通道内部也因通了电,变得明亮起来。最为重要的是,面对提前到来的春运早高峰,恢复运转的电梯,让旅客们不必再气喘吁吁攀爬68级台阶,狼狈不堪了。

闲置8年郑州火车站电梯恢复运行 记者调查曾被踢皮球

  提起这四部停运八年的电梯,许多郑州人都气不打一处来。郑州站西广场毗邻郑州主干道京广北路。但京广北路在郑州火车站这一段,却没有设置人行横道。市民过街,要么向南北各绕远几百米,走过街天桥,要么就是走这条地下路。因为电梯停运,平时不拿什么东西,爬楼梯已经汗流浃背,进入春运,几十斤重的行李更让他们精疲力竭。

闲置8年郑州火车站电梯恢复运行 记者调查曾被踢皮球

  事实上,当地媒体对于这四部没上岗就退休的电梯,已经追问多年。但效果最好的一次,也只是让电梯恢复运转了一天,就又偷偷停止了。原来,这部电梯究竟归谁负责、电费该谁出,牵扯了市政处、火车站管委会、二七区政府、城建集团等七家单位。记者每次调查,都被踢皮球,称不归自己管。上百万的投入,就这样打了水漂。

  除了电梯之外,从郑州火车站出站的旅客遭遇的烦心事儿,还有另外一桩。

闲置8年郑州火车站电梯恢复运行 记者调查曾被踢皮球

  老金已经在郑州火车站附近生活了20多年。虽然是个“老郑州”,也因车站内标志不清晰,多次出错站,他就跟东西广场较上了劲。每当去西广场跑步锻炼,看到出错站的旅客,他都主动提供帮助。8年前,听说火车站委托同济大学设计了一条地下隧道,联通东西广场,他就一直在期待,但不知为何,迟迟没有动工。

闲置8年郑州火车站电梯恢复运行 记者调查曾被踢皮球

  老金:心情很郁闷,也很无奈,郑州火车站东西广场,我光看到媒体报道,至少有3次,这8年当中,郑州市规划局,每隔几年都要公示一次规划方案,但每次都是雷声大,雨点小,迟迟连通不了。给广大旅客造成了不方便,那是显而易见的。

闲置8年郑州火车站电梯恢复运行 记者调查曾被踢皮球

  无论是停运的电梯还是没有联通的东西广场,它们都是积累了八年,让旅客累了八年的老问题。春运是一片放大镜,平时没有解决好的,在这个节点,就会成为更多人的麻烦。老金觉得,如果有关部门担心在地下挖通道,会影响到铁路安全,迟迟不肯批,那么是不是可以在现行的火车站出站口旁,开辟出一条通道,给出错站的旅客穿行?他想不明白,面对东西广场无法连通,自己都能想出许多办法来解决,有关部门怎么却想不到呢?

闲置8年郑州火车站电梯恢复运行 记者调查曾被踢皮球

  白岩松:一方面为郑州火车站的电梯八年后终于运行而鼓掌,另一方面,也不妨碍我们一起反思,这八年,电梯没动,得让人们加起来多走了多少节台阶,多付出了多少辛苦啊?为此我们都该检讨检讨。这属不属于舆论监督的资源浪费?真心期待,从2020年开始,各地的媒体只要报道的是事实,舆论监督都能得到重视并见到好的效果,比如说各地的媒体报道高铁与地铁的反复安检,以及类似的许许多多的细节问题,我们难道不能更快更好的解决吗?

  刚刚经历高大上的大兴机场,却在草桥找不到升降梯

闲置8年郑州火车站电梯恢复运行 记者调查曾被踢皮球

  北京南三环外的大兴机场线终点草桥站,每8-10分钟,就会有一趟“白鲸号”列车,将旅客从北京大兴国际机场运送至此。而在今年春运期间,据不完全统计,大兴机场至少会增加1460个班次,日均进出港人数将达到4.75万人次。这其中的不少旅客,会选择乘坐大兴机场线达到草桥站后,通过换乘地铁十号线去往北京的各个方向。

闲置8年郑州火车站电梯恢复运行 记者调查曾被踢皮球

  王女士来自东北,这是第一次途径大兴机场,根据她的描述,从大兴机场线出来之前的感受还都不错,但真正考验王女士的,是地铁十号线进站之后。发现没有下行的自动扶梯,王女士有些茫然,转了一圈,她还是决定走楼梯,但事实上,她所寻找的升降直梯,就在离她不远的这堵墙背后。

闲置8年郑州火车站电梯恢复运行 记者调查曾被踢皮球

  是王女士太粗心,还是地铁缺少引导标示?记者在扶梯口蹲守了大概半小时,所有带着大件行李的旅客,走到这儿基本都会犯懵。粗略估算了一下,这些对电梯有刚性需求的旅客,差不多有1/3能在执着的寻找中发现这个隐藏的电梯,而且看上去,他们都较为熟悉城市生活规则。

闲置8年郑州火车站电梯恢复运行 记者调查曾被踢皮球

  地铁十号线草桥站开通时间为2012年底,从体量上来看,本身也属于十号线中较小的站点,站内东西两侧各有一部上行扶梯和配套的楼梯,站点中部设有一部无障碍出行直梯。